后疫情世界:超级储蓄世代来了
作者:蔡靓萱
2020-05-11
摘要:应对如疫情般黑天鹅事件的解药,已成了企业、国家、个人开始思考的方向。在金融面,它形成了一整个超级储蓄世代,人们开始拥抱现金与储蓄,减少投资与消费。但减···

近代史中,没有哪次的灾难像这次的疫情般,在短短一、两个月内,让300万人确诊、20多万人死亡,全球一半人口在家社交隔离。空前的失业人口、经济冲击,已带来人类历史上如同世界大战般的关键分水岭。

疫情之前与之后,将是两个不同世界。

它加速了许多原定的大趋势(megatrend)发展,例如波士顿企管顾问(BCG)报告估计,疫情让人类世界的数字化进程,一口气跳跃了5年到10年。

国家、企业、个人需有“反脆弱”能力

它也带来了过去不在经济与政治光谱的“反脆弱”新思维。这个由《黑天鹅效应》一书提出的理论指出,人们不可能计算出“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机率与风险,因此通过降低暴露在负面事件中的机率,让自己拥有反脆弱的能力。

这个应对如疫情般黑天鹅事件的解药,已成了企业、国家、个人开始思考的方向。

在金融面,它形成了一整个超级储蓄世代,人们开始拥抱现金与储蓄,减少投资与消费。但减少投资,却也将使经济扩张速度放缓。

在经济生产面,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副主席欧尼尔(Shannon K. O'Neil)观察,疫情打乱全球供应链,促使越多企业要求上下游厂商多准备库存,以牺牲效率做为换取稳定供货的代价。

在国家治理面,出于强化公共卫生安全,企业必须把具有战略、战疫价值的生产线,部分留在本国以供备援,降低追求全球化分工的极致效率。这么一来,企业获利无可避免将下调,高度杠杆、过度消费的年代不再。

但另一方面,数字化按下快转键,带来消费市场新格局,促成零售商与餐厅朝向“影子商店”发展。学生远程上课、自学大爆发,谁说大学一定要读四年?

在国际形势上,世界也将从美国独大转为两强竞争。《经济学人》认为,如今中美关系到了最黑暗的时刻。”世界两极化的速度将加快,夹在中间的国家们,处境会越来越艰难。越来越多国家会采取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对冲”战略,包括东南亚乃至日德这样的大国。

然而分水岭之后,世界将变得更好还是更坏?人们会因为更自我保护而变得更刻薄内向?还是会进入更分散、更授权、更合作的新纪元?这也是当前社会最重要的观察指标。

4月底,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一场演讲中示警:疫情结束后,经济将发生重大结构性变化,要国民做好准备,面对大调整。

我们也都需要反思,当全球分工重组,世人迈入理性消费、保守投资、追求安全成长的新时代,我们要用什么经济战略,迎向机会与挑战。

超级储蓄世代来了

报复性消费,假的!他们将习惯囤货、囤现金、囤产能

全球经济活动“疫”蹶不振,国际货币基金(IMF)预估,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巨幅萎缩至负3%,是1930年代全球大萧条以来最糟。

事实上,这次剧变所带来的创伤,也可能与大萧条一样,使一整世代出现消费行为与投资理财偏好的永久改变。

消费习惯回不去了!

大萧条曾让企业不借钱、人们不买股票

美国创投Collaborative Fund合伙人、前《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豪瑟(Morgan Housel)撰文预测,疫情后恐将出现一个宁可放弃赚钱机会、也要避免使用财务杠杆的“超级储蓄世代”。

他分析,这次经济冲击规模更胜2008年,因金融海啸发生前各种衰退迹象已酝酿了一整年,但这次经济崩溃来得又快又急,许多企业二月份营收还在创新高、三月份就宣告倒闭。美国领取失业救济金人数创下历史新高,许多人退休金帐户在短短两周内贬值三分之一,必须重写人生下半场规划。

“经济衰退是痛苦的,经济崩溃是毁灭性的。但是一夜之间崩溃,则是前所未有。”他说,所带来的心灵创伤,将影响一整个世代。

1930年代大萧条就曾深深的影响人们的理财态度。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与学者的研究,在大萧条年代度过青少年时期的美国人,股市参与率只有13%,远低于其他世代的约三成。

企业经营者也因此变得超保守。美国杜克大学商学院教授葛拉翰(John R. Graham)发现,在大萧条时期负债比偏高、为债务所苦的企业,在景气复苏后依然很不愿意借钱。

豪瑟认为,比起重视效率与高增长率的上一代,目前正处于青少年期的超级储蓄世代,或称“冠状世代”,从痛苦经历中学会了对安全感的渴望,除了理财上偏爱现金、在社会议题上将更重视医院的病床数、在产业面重视制造的产能馀裕,在消费上,也将难免开始成了囤食物一族。

购物3行为改变!

知名品牌、大型电商将成大赢家

中国疫情警报解除后,也发现所期待的“报复性消费”只是个假命题,此刻的人们,只想要存钱。根据西南财经大学、蚂蚁金服研究院共同发表的调查指出,由于自由工作者、中低收入劳动者的工作稳定度和收入受到重创,预计疫情结束后,除非官方大力提振,否则不会出现报复性消费。

企管顾问公司麦肯锡(McKinsey)回顾,2008年金融海啸后,英、美迟至2014年、中国到2017年,消费信心才恢复到海啸前的水准。当年消费者减少外出吃饭、奢侈品与化妆品,改去折扣商店购物,如今也将重复同样过程。本次冲击更深,有些消费习惯“回不去了”。

尤其,爱储蓄、宅在家、消费往线上移动,这三大改变,已重塑市场版图。

为了隔离在家时仍可采买,许多数位化较为落后的银发族,终于装了App,“如今是各个年龄层的消费者,都开始转往线上购物。”麦肯锡预测,通过电商以及线上线下整合的全渠道购物,将成为新常态。

虽然,无人能准确预测疫情后的“新常态”会长成什么模样,但麦肯锡提醒,这时该开始做消费者研究了。例如:过去盲目追求有机与纯天然的消费者,可能改把重点放在真正攸关产品卫生的品质上面;而当在家上班有小孩、宠物闯入镜头,已成了不算失礼的温馨时刻,衣着更讲究舒适、休闲化的趋势,也将无法回头。

反映在零售业经营上,由于人们钱包缩水,经不起选择错误,知名大品牌将因此受惠;同时,小型渠道若要切入电子商务,恐缺乏财力与能力上的广度,预料亚马逊等大型电商将是大赢家。

麦肯锡预估,未来零售行业肯定出现并购潮,大厂借此取得商店与物流仓储的自动化技术、分析工具、电商平台,以及通往消费者端的最后一公里。而中小型业者若能掌握其中的关键能力,就有机会在疫后新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