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财经报道 > > 产业经济 > > 产业观察 
银行股票资本理财外汇保险基金时尚财经网站地图进入旧版
投放广告 
最坏时候是否过去 中国企业苦斗雪灾
2008-02-15 14:51 来源: 作者:魏黎明 严凯 张向东
摘要:

  客户说要告张亚红的公司,因为他们没有按照合同规定的日期交货。张亚红觉得自己是“哑巴吃黄连”。因为断电,公司已经停产好几天了,而且交通还没有恢复,有货也运不出去。

  据世界财经报道http://finance.icxo.com讯,在短暂的间歇后,2月1日,暴雪再次袭击了湖南。湖南有色氟化学有限责任公司,这家中国最大的氟化盐制造商在苦苦支撑。公司进出口部部长张亚红说,1月份的订单肯定完不成了。

  暴雪和冰雨覆盖了大半个中国。现在无法确知,在这场持续20余天的灾难中,中国企业损失了多少。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月31日18点,受灾的19个省区市,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超过537亿元。

  然而没有人知道,最坏的时候是否已经过去。

  风雪中的苦斗

  台湾商人刘董的货柜车在距离广州200多公里的地方困住了。这辆货柜车本该在5天前带着半成品回到广州,但是已经30日了,它在广东韶关进入湖南的边界处,几乎没有动弹过。

  这是刘董在春节前的最后一笔生意。按照计划,货柜车把玩具礼品货料发到湖南衡阳的工厂,再把半成品运回广州,广州的工厂组装后从深圳装船,发往英国。但是现在,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来得及回台湾过年。

  客户已经连续两天上门追问了。但是刘董没有办法,这个广州展新工艺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现在惟一能做的事就是微笑。他说自己也很无奈,但这是天灾,能怪谁呢?

  属下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向他汇报那辆货柜车的动向。通过设在办公室的监控录像,能清楚地看到车间生产线上,少数员工在工作,但已不复往日的繁忙景象。

  如果不是把部分业务分包给湖南、广西的两个代工厂,他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一年多以前,刘董鼓励几个老部下回家乡开厂,原料、定单等等由他供应,他们自己有技术,只需要在当地招工就行。他认为交通不是问题,湘粤、两广之间,京珠高速、渝湛高速等路网纵横,半天之内,原料、半成品可以自由输入输出。

  但是老天爷跟他开了个玩笑。实际上,与刘董的货柜车一同瘫痪在京珠高速上的大小车辆超过了1万台。刘董的工厂所在的展新工业园附近物流公司云集,但现在几乎都已经没生意可做。烟酒等应节货品堆满仓库,年前本来是大赚一笔的时候,但车子都陷在了路上,一家物流公司负责人老万说。

  “物流!物流很重要,我们现在做生意都靠它。”刘董说。

  在上海,物流线正因风雪而变得脆弱。1月30日,上海成协物流配送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文华在办公室电话机旁忙活了一上午。除了打电话到各地协调送货车辆之外,就是接听来自各地的催货电话。

  这家民营企业的1000多个货主遍布江浙一线,供应家乐福、大润发和沃尔玛等超市门店,覆盖70余个大中城市。自从中部地区暴雪肆虐之后,一下子少了100台车,更多的车堵在路上。去武汉的车是1月28日发出的,30日还在南京。他们为沃尔玛深圳总仓配送货品,现在只能绕道沿海了。

  沃尔玛(中国)高级运输经理陈少涛说,沃尔玛的门店为春节销售旺季备了一些应急库存,加上大的供应商在当地有仓库和库存,所以门店还没有出现多少单品断货的情况。主要问题集中在湖南、湖北、江西等中部地区。发过去的车根本走不动,几百个箱子压在路上。“为了保证门店不断货,过去一周已经不计成本”。

  年关正是上海成协公司业务最繁忙的时候,本来预计营业额至少增长50%,现在光运费成本就上升了40%,“还不知道能否赚到钱”。

  坏消息还在不断传来。昆明线车辆供应商的仓库被雪压塌,80万元货受损;1月29日成都线供应商的仓库也塌了。麻烦还很多:货主压的货要重新出,超市10%退货的倾向,地方库存猛然增加……“想都不敢想,现在只能见问题解决问题了。”杨文华说。

  “没有煤就没有电,

  没有电就没有煤”

  1月30日下午,刘董决定组织人手自己加工这批供英国的玩具礼品。

  一天前,公安部部署在30日下午6点前务必打通京珠高速,刘董的货柜车跟其他7000台车得以南下。但是,刘董还在惦记湖南已完工的半成品什么时候能到,他的属下只说了四个字:遥遥无期。

  广东省经贸委经济运行处处长刘次英在电话中打仗似的大声说着话。30日这一天,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考察指导广州抗灾。刚刚参加了现场办公会,刘次英要抓紧联系落实。

  刘次英说,现在广东最紧缺的是煤和油,周边湖南、贵州等地电网受损,电力也非常紧张。“没有煤和油就没有电,没有电火车就开不动,就更没有煤和油。”刘次英说。

  刘董已经接到了广州市白云区供电部门的通知,未来每周周三、四、五停电。这对忙于赶工的刘董来说又是一个打击。他已经备好了发电机,现在需要稳定的是柴油供应点。“真是雪上加霜!”

  然而,与重灾区湖南和安徽等地的企业相比,他已经相当幸运了。

  往年,这正是湖南有色氟化学有限责任公司最繁忙的时候,发货量一般要几千吨,但是现在公司停产好几天了。1月30日这天,趁着京珠高速通行,公司赶运了100吨货到长沙港,通过京珠高速运往了北方的客户。即使如此,还有一部分去年12月份的订单没走完。

  这家公司氟化盐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达40%以上,远销美、日、澳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占国内出口总量的90%以上。该公司进出口部部长张亚红说,从1月中旬开始就陆陆续续发不出货了,已经有客户投诉,还有客户说要通过法律手段来控告我们,我们也是哑巴吃黄连啊。

  “这种天气叫我们怎么交货啊?别说是不能生产了,就是能生产也运不出去啊。”该公司厂办黄女士说。

  湖南是此次雪灾中受损最严重的省份,直接经济损失已超过了104亿元。湖南也是上市公司中公告停产最多的省份之一。由于电网事故,湖南有色集团的所有下属公司全部被迫停产。

  在安徽,用煤大户马钢的停产率超过30%。为了争取正常运转,马钢炉料供销公司几位领导几天来守在马鞍山铁路段恳请帮助,申请车皮运焦煤。

  “央求了几天,只争取到了几节车皮。这些车皮送来焦炭之后,我们想再运些钢材给返回地的客户,我们抓紧时间装卸,最多只需要十个小时。铁路部门说,等不了,运力优先保证电煤、素菜等货物的调运。”马钢炉料供销公司办公室的王先生说。

  马钢销售公司南京分公司经理左青松说,由于运力空前紧张,他负责的南京地区1月份供货合同,已有约40%左右不能交货。

  最坏的时候过去了吗

  2月1日,刘董已经组织员工加班赶制被耽误的这批货,客户催得太紧了。杨文华也不断接到电话,一家油脂化工企业问,货能否发到广州,再没有货就得停产了。

  企业界的损失还无法估计。招商证券的分析报告认为,断电限电和交通中断会给1月份的工业生产造成较大影响,但是,由于很多产业在1-2月份处于生产淡季,因而对全年的影响并不大,灾后重建则可能刺激工业生产出现报复性增长。

  张亚红说,当初根本就没想到这种状况会维持这么久,“以前也有过这种状况,但是一两天之后就好起来了”。湖南有色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吴龙云也说,当初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事先没有做什么准备。

  刘董的疑问是:为什么事前政府部门没有提前通知预防?

  这次雪灾影响了大半个中国。但是,由于省际之间缺乏灾害协调机制而令灾难更加肆虐。在湖南、广东、广西等地的连通路网,往往出现“我放你关,我关你又放”的车辆管制乱象,公路更加添堵。

  物流企业首当其冲,但没有人系统地告诉杨文华,哪些路封了,哪些路管制,他只能依靠散布在各地的自己公司的联系车辆汇总信息,并分析局势。一位公路联运的资深人士表示,灾害发生后,每个物流公司就像孤岛,到处乱撞。“如果有一个全国道路监控系统,由政府部门统一发放信息,秩序就会好很多。”他说。

  没有人知道最坏的时候是否已经过去。2月1日,暴雪再次袭击了湖南、安徽等地。湖南气象部门预报说,冰冻天气将一直持续到5日。

  沃尔玛(中国)高级运输经理陈少涛说,半个月的影响可以控制。如果持续一个月就很难说了,还在琢磨应对策略。

  刘董现在希望能赶上下一班船,把货物尽快发出。这时候,张亚红也在不断地发传真和邮件,向受到影响的国内外客户表示歉意,“目前已经影响到了2月份的订单,如果这种天气持续下去,情况还会更加糟糕。”

关键词:雪灾            
  评论 文章“最坏时候是否过去 中国企业苦斗雪灾”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财经报道”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财经报道”,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多重因素促使信贷增速反弹 准备金率或再上调
 中国保险业面临巨额雪灾赔付
 二套房贷政策是拐点 建设部三措施稳定房价
 我国手机漫游费上限标准3月1日起下降
 雅虎不是非卖品 焦点在讨价还价
 力拓财报闪亮 必和必拓收购难上加难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