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企业社会责任只是为了作秀
作者:罗晓薇、王丹青
2020-08-11
摘要:在成为良好的企业公民的压力下,新兴市场上得到政治支持的公司往往宁愿为某项事业开出支票,也不愿采取更环保的做法。

在发达经济体,消费者已经明确表示:企业社会责任(CSR)是必要的,而不是必须的。早在2010年,就有超过88%的消费者认为,企业应该改善社会和环境。这一趋势几乎没有减弱。2018年,在英国和美国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绝大多数消费者现在指望品牌帮助他们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更加环保。

同时,在新兴市场,政府在推动企业成为优秀企业公民方面,往往比消费者发挥更大的作用。例如,在中国,国家将企业社会责任作为解决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如环境污染)的一种手段。国家可以利用的一个重要杠杆是政治背书。企业通常会寻求这样的支持,因为这能使他们获得合法性,并更好地获得国家管控的重要资源。

企业的“缺点”是,为其背书的政府官员确实期望这些公司成为模范的企业公民。换句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我们的论文《政治背书的公司更有社会责任感吗?》,选择性地参与企业社会责任中,我们表明,与未获得政治支持的企业相比,获得政治支持的企业更多地参与企业慈善事业,而较少地参与环境友好实践。通过这种方式,他们保持了良好的企业社会责任形象,同时也避免了与更实用的绿色企业社会责任形式相关的更大的成本和限制。

 

利害关系的问题

我们研究了2000年代初在中国经营的1000多家中小企业。它们由随机抽样的年销售额超过500万元人民币(15万美元)的私营制造业企业组成。我们的主要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慈善事业以企业捐赠金额为衡量标准。在环境实践方面,我们评估了企业的绿色支出,例如用于购买旨在减少水污染、气体排放或噪音污染的设施或设备。

我们发现,得到政治支持的企业在满足政府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的同时,也在经营方式上保留了最大的自由裁量权。对他们来说,从事慈善事业到开出支票,是一种方便的一次性交易。它不需要改变生产流程,也不需要购买新的(更环保的)设备或重新培训员工。此外,由于慈善事业很容易衡量,中小企业主可能只是觉得开张支票比更环保的做法更容易展示,因为后者可能被隐藏为内部流程。

是不是所有的公司都会这样做,即选择更容易的途径来实现目标?在我们的样本中,得到政治支持的企业比一般企业更多地表现出这种方便的企业社会责任。这让我想起了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A类学生更有可能作弊,即使他们不需要作弊,只是因为对他们来说风险更大。例如,他们可能看中了一所竞争激烈的学校,或者特别想给老师留下深刻印象(也许是为了获得推荐信)。同样,在给政府官员留下深刻印象方面,政治上认可的公司比未认可的同行有更多的利益。保持在政府的好感度变得至关重要,因为政治背书是一种来之不易的优势,可以显著提高公司的发展前景。

 

教训:必须仔细考虑激励措施

当政府发布企业社会责任准则时,应该非常具体地说明他们希望鼓励的行为和希望看到的结果。只要政府的期望仍然是笼统的,企业就可能找到一条简单的出路。他们可能会方便地忽略准则的真正目的,或者推迟采取关键行动。

就像大学生往往被激励去取得好成绩(而不是“学习”)一样,被政治支持的企业对环境好的激励比对政府官员的印象更少。这就需要加强对企业行动的监督,以确保它们不只是象征性的。

我们对企业本身的建议是,要认识到获得政府官方认可的成本。他们应该知道,他们将面临更高的期望,尤其是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与政府官员更频繁的互动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机会,但也意味着为政府的社会目标做出贡献的压力增加。即使企业主只限于开出一张支票,他们也会产生更高的商业成本,首先是为了获得认可而需要的资源扩张。因此,他们在试图赢得政治背书之前,应该进行成本效益分析。

在新兴市场经营的国际企业必须明白,当地企业参与CSR往往主要是为了讨好政府官员,并从这种关系中获取利益。如果外国公司也试图满足这些期望,他们也可以得到更好的待遇。因此,一定要让当地政府了解他们的CSR活动。在供应链方面,他们应该进行适当的检查,以确定其当地合作伙伴的绿色CSR实践的诚意和实际应用。

我们最广泛的启示是,光环效应很容易被误导,即一个突出的、积极的属性影响了我们对某件事的整体印象。在某一方面表现正义的公司(如慷慨的慈善家),在其他更实际的方面可能会有更宽松的标准。例如,有些公司可能会提供华丽的员工健康方案,同时却规定了艰苦的工作时间或缩减员工培训。

只要对企业社会责任进行宽泛的定义,企业就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更明显的方面,比如企业慈善事业。但是,良好的企业公民意识应该贯穿于企业所做的一切。它应该体现在公司治理实践、产品质量,甚至对整个社会结构的影响上。

 


热门文章